宁乡籍抗日军人1943年牺牲后就地葬在浙江 七十载终连故土

首页

2018-11-27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宁乡社区。

宁乡籍抗日军人丁志远1943年牺牲后,就地葬在浙江金华,碑上名字日渐湮灭历史研究者施化果苦寻三年,帮他找回了姓名、家乡和后人施化果(右一)在宁乡县大屯营镇寻访丁志远后人,右二为丁志远之孙丁振。

在浙江金华的丁志远墓地。

均为受访者供图三年前,浙江金华的抗战史研究者施化果,在当地革命老区发现一座无名烈士墓,意外打开了一段尘封70多年的记忆。 他经过多方寻找,终于确认这位英烈就是宁乡籍新四军战士丁志远。 昨日,施化果在丁志远的故乡——宁乡县大屯营镇白洋村(原河西村)寻访他的后人,一件件尘封的往事渐渐清晰起来。

施化果说,今年8月,描写这一段历史的纪实文学《烽火金华》就将出版发行,“我要告诉后人,我们的历史就是这个样子的”。

守护徐家两代人为抗日英烈守墓今年清明节当天,施化果第一次来到湖南宁乡,为了一位在自己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烙印的英雄。 “很奇怪,到了这里,我感觉如此亲切,似乎早已熟悉。

”施化果说。

和宁乡的结缘始于3年前。

施化果是金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作为单位内刊的编辑,爱好历史的他苦心经营着一个名为《收藏记忆》的栏目,经常为了研究新四军在金华的抗战史奔走于各个村落。

2014年,有人向施化果提起,在金华金东区的革命老区源东乡有一座无名烈士墓。 经过村民指引,施化果走过村口的山间小路,第一次见到无名烈士墓。

“墓碑上因为日晒雨淋,已经看不到英烈的名字。

”施化果告诉记者,辗转多次,他终于找到了70岁的守墓人徐作成。

徐作成的父亲徐正川是这位抗日英烈的战友。

这位抗日英烈牺牲后,每年正月初一和清明节,徐正川都会带着徐作成前来祭扫。 “当时,家里比较穷,但是父亲每次给抗日英烈祭拜却特别隆重。 选一长串鞭炮,备好充足的纸钱,包括家里一般都舍不得吃的东西,摆在他的坟前。

父亲临终前还叮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这是为我们国家和人民牺牲的抗日英烈。

”回忆起与父亲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徐作成感慨万千。

有了新的线索,施化果坚信一定能找到抗日英烈的姓名。 于是他开始扩大搜寻范围,挨个走访附近村庄里的老兵。 几个老兵年纪大,记不清抗日英烈的全名,只知道他的籍贯是湖南,姓丁。 直到找到长塘徐村的老兵徐正奎,才终于得知无名烈士的姓名。

“他叫丁志远。 ”徐正奎说,70年前,他与战友亲手将丁志远抬上山埋在那里。

求助研究者网络发帖找到英烈亲属当日,徐正奎给施化果讲述了丁志远的故事,施化果至今记忆犹新。

1943年7月18日,长塘徐村伏击战中,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金萧支队第八大队与日军交火。 因为武器落后,弹药严重短缺,大家只能边打边退。

在长塘徐村与大路村的交界处阴庵山,他们遭到了日军的猛烈攻击。

冲在最前方的丁志远,头部、胸部被炮弹击中,当场牺牲。

当天夜里,趁着天黑,徐正奎与战友们返回战场,找到了丁志远的遗体并抬上山埋葬。

由于时间紧迫,他们在坟边插了棵小树苗做记号。 1951年5月,徐正奎循着那棵小树找到丁志远的墓地。

如今,昔日的小树苗已长成枝繁叶茂的青松。 施化果决定让英烈忠骨早日落叶归根,但经过数月的查找仍无所得。 2015年4月的某天凌晨,从梦中惊醒的施化果灵机一动——何不从辈分开始找他凌晨起床开电脑,搜索丁氏“志”字辈,最终定位到宁乡县。 紧接着,施化果编辑了一条“寻找宁乡籍抗日英烈丁志远家人”消息,发布在宁乡网上。

半个月后,施化果接到了一个来自湖南的电话。 经过多方联系,施化果在株洲找到了丁志远80多岁的外甥,并确认丁志远是宁乡县大屯营镇河西村人。 “他的亲人终于联系上了,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下了。 ”除了联系丁志远的亲属,施化果还多次与金华当地民政局联系迁移遗骨的事宜另一方面,他还在工作之余多方收集整理丁志远的相关资料,希望申报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寻访抗战时期丁家人曾收到无字家书接下来的日子里,施化果沿着丁志远的战斗足迹进行了寻访。 丁志远,1896年7月15日出生。 投身军营后,成为一名陆军上尉,在湖南陆军第二军六团团部任职。

他参加过山西忻口会战、富阳阻击战和萧山阻击战,这些地方,施化果一一到访,从当地健在的老兵处,了解这位宁乡人的点滴事迹。

“在我写作的纪实文学《烽火金华》中,丁志远是一位重要人物,所以我希望能更多地了解他的事迹。

”施化果说,越是走近丁志远,他到英烈的家乡拜访寻根的愿望就越强烈。

于是,今年4月4日,施化果来到了宁乡县大屯营镇白洋村。

他住在丁志远的孙子丁振家。 “我曾听奶奶说,爷爷最后一次离开宁乡,是哭着走的。 可能当时就知道前程艰险,交代奶奶把几个孩子抚养好。

”丁志远的孙子丁振说,此后70余年,他们只知道丁志远牺牲在浙江,别无他讯。

在丁振家,施化果看到了丁家在1934年修的家谱,还了解到许多细节。

“据说抗战时期丁家人收到了丁志远从前线寄回来的一封信,但奇怪的是里面只有一张白纸……我们推断这是一封密信,也有可能是部队寄回来告知丁志远牺牲消息的。 ”“我曾经听说,爷爷有张照片:身着戎装,腰佩手枪,骑着白马,想想都觉得威武英俊。

”丁振说,后来奶奶将这张照片传到自己外孙手里。 “爷爷早年曾是国民革命军的士兵,后来才编入新四军……为了不让外人知道爷爷有这段历史,信和照片在十年浩劫中都被付之一炬了。

”丁振言语中不无惋惜。 在宁乡的这几天寻访,让施化果觉得收获颇丰,不仅搜集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更重要的是,他接触的宁乡人都淳朴、善良,与他笔下的丁志远颇为相似。 “中央电视台和八一电影制片厂将在金华进行采风,丁志远的墓地和其他的一些红色遗址都是重点内容而我的作品也有望被改编成剧本,搬上银幕。 ”施化果说,过几天,他将与丁振一起去浙江,申报追认丁志远为烈士事宜,“其实大部分手续我已经为丁家人办好了,乡、区、市的手续都已经到位,我们会到浙江省民政厅去申报追认革命烈士,递交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