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进口大豆蜂拥而入 对外依存度达80%

首页

2018-10-16

低价进口大豆蜂拥而入对外依存度达80%日期:2015-09-14 浏览: 来源:品牌中国网导读:低价进口大豆蜂拥而入。 近几个月,我国大豆进口量屡次刷新历史数据,单月进口数量也是连创新高。

  原标题:低价进口大豆蜂拥而入对外依存度高达80%  低价进口大豆蜂拥而入。

近几个月,我国大豆进口量屡次刷新历史数据,单月进口数量也是连创新高。   “南美地区的大豆还在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

”9月10日,然卡实业合伙人投资经理高艳滨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和往年不同,今年在美国大豆进口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南美大豆却大幅攀升。   受此冲击,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进一步萎缩。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计,明年中国大豆产量将会减少到1100万吨,低于今年的1215万吨。

  再创新高  海关总署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中国大豆进口累计5239万吨,同比增加%,再次刷新历史同期纪录。

在此之前,今年7月份我国大豆进口总量为创纪录的950万吨,比上年同期提高27%。

这也是我国单月大豆进口数量首次突破900万吨。

  高艳滨注意到,以往中国更多的是进口美国大豆,但今年的情况却大不相同。 据美国农业部统计,2014年9月至2015年7月,美对外大豆出口同比下降47%,中国新进口美大豆327万公吨,同比减少67%。   这是最让美国大豆出口商头疼的事情。

巴西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巴西大豆出口量达到4580万吨,已经超过了2014年1至12月份的出口量4570万吨。 在创纪录的7月,我国从巴西进口的大豆数量高达637万吨,同比增长%。   据东方艾格分析师马文峰介绍,国内加工企业自今年6月以来进口了大量更为便宜的南美大豆。

截至9月初,国内大豆港口库存升至654万吨,为2014年8月以来最高。

  巴西农业咨询分析机构AgRural发布报告称,截至7月底,巴西全国农户已经销售了82%的2014-2015年度大豆,并预售了25%的2015-2016年度大豆。

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进口量约占全球60%。

  “南美大豆很有可能推动中国今年大豆进口量触及纪录高位。

”高艳滨说,“不仅如此,美国新大豆也将在11月进入市场,美国是全球第二大大豆出口国,中国的贸易商会加大采购力度。 ”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日前预测,2014-2015年度(2014年10月至2015年9月)中国大豆进口量将达到创纪录的7600万吨,2015-2016年度中国大豆进口总量预期会再上一个台阶为7700万吨。   汇率影响  今年巴西大豆出口强劲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雷亚尔汇率大幅下跌。 自年初以来,雷亚尔兑美元汇率已经下跌40%左右。

  “因为人民币与美元挂钩,所以汇率比较稳定,即使8月份贬值3%左右,但相对于巴西雷亚尔来说,还是大幅升值了,这也是导致包括巴西在内南美大豆向我国涌入的一个重要原因。

”马文峰说。   受汇率等因素影响,国内进口大豆供应充足,进口大豆分销价格整体位于3140-3160元/吨左右,国内外大豆存在巨大的差价,同时8月份湖北等地新季商品大豆上市的价格却高达4100元/吨左右。   这是过去20多年的缩影。 据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介绍,在1994年以前,我们的汇率是一美元兑换人民币元,中间变化起伏,总的走向是人民币不断坚挺,相对美元来说在不断升值。   “500美元/吨的大豆不算其他任何费用,在那个时候进口一吨,折合人民币4000多元,现在同样一吨大豆运过来只是3000多元,这1000元的价差是汇率变化。

”陈锡文称。

  低价进口大豆涌入国内成为了常态。 据统计,我国从1995年开始进口大豆,1996年由净出口变为净进口,进入21世纪后,进口量更是逐年增加。 我国大豆进口量从1995年的29万吨,飞速增至2014年的7140万吨。

  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中国作为全球大豆的最大买家,近15年来,我国大豆的进口依存度在50%以上,尤其近5年以来,中国大豆对外依存度均超过80%,2014年对外依存度在86%左右。   过剩加剧  在高艳滨看来,除了汇率因素外,促成国内进口大豆数量创纪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内大豆压榨利润回升。

美豆一直在低位运行,8月跌幅超过了15%,国内压榨商的采购成本大大降低,而生猪等养殖业景气上升,压榨企业更加有利可图。   马文峰也认同高艳滨的观点,他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国内豆粕需求提高,压榨产能扩张推动进口需求增长;此外,食品行业对大豆的需求也有所增长。

  但8月大豆进口量并没有保持7月的强劲势头,环比下滑%,海关给出的原因是“来自南美便宜的供应减少”。 高艳滨认为,这与人民币贬值关系不大,因为8月进口的大豆一般都是5、6月份下的订单。   “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对进口的影响有限,但将提升大豆压榨商成本,他们可能将增加的成本转嫁到下游行业。 ”马文峰称。

  高艳滨在山东等地调研时发现,进口大豆领域的融资贸易相比去年已大幅减少,“融资客被挤出了市场,进口主动权已经发生转移。 ”据他介绍,绝大多数工厂都是自己从国外进口大豆,省去了很多中间不必要的环节。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数据是,在大豆进口高歌猛进的同时,今年前7个月我国进口豆油同比下降42%。 高艳滨对此解读称,大豆进口量的增长弥补了豆油进口量的下降,这恰恰反映了我国对油脂的真实需求水平。

  不过,王小语的看法却与之相反,他认为,豆油进口量的下降说明需求在放缓,我国市场需求早已达到饱和状态,每年进口5000万吨大豆实际上就够了,而目前沿海企业还在无序超量进口大豆。

  据介绍,我国目前大豆压榨产能超过亿吨,超过实际加工量的一倍多,产能过剩严重。

  “大豆进口的扩张不是消费需求拉动的,而是产能扩张拉动的,反过来这又加剧了产能过剩,有关部门应该加大抑制和淘汰过剩产能的力度。

”王小语称。 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