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诈骗套路多 初中毕业生自称“医学博士”

首页

2018-11-05

医学博士初中毕业,公益组织实为虚构……骗老人卖保健品年销售额10亿元所谓医学专家实为初中毕业的婚庆主持;听上去高大上的公益组织,竟是彻头彻尾的虚假组织;所谓免费旅游、免费体检,实际全是敛财套路……公安部近日披露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破获的一起大型保健品诈骗案,透露了犯罪团伙有组织诈骗老人钱财的种种套路,该团伙2017年全年销售额高达10亿元。

警方提醒消费者,保健品会销诈骗目前已经走向公司化运作,犯罪手法升级。

一张老年公益活动广告插页引发受骗之旅2017年11月,常州市新北区72岁的包先生家的报箱里,被塞进一张广告插页。

内容是关于老年公益活动的,称加会员可享受公益活动捐赠物品。 包先生夫妇向这个公益组织报了身份证号、手机号,花2800元办理会员卡。

对方现场赠送了智能拐杖、饮水机、破壁机等,还表示一年可享一次免费旅游。 今年3月中旬,两位老人接到免费旅游通知,被带到常州市下辖的溧阳市一处所谓的将军养生基地旅游,发现这里共有100多位同被邀请的老人。

其后,每两三位老人被一个工作人员陪同,嘘寒问暖聊家常。

晚上继续开会。 先是各种头衔的医学专家讲课,谈养生、讲保健品的功效、配方,然后播放产品宣传片,里边都是大家熟悉的著名主持人、演员。 最后为老人免费体检。 依据体检报告,专家说我心脏有问题,有发生脑梗的可能,建议我买他们的两种药品,说是有公益组织赞助,买一送一还能打折。 包先生的妻子回忆说,起初让我买8万元的,讨价还价后买了万元的药。 基地医学专家还给包先生开了一种药品,花费共万元。 买药的钱由带他们前往的工作人员先垫付,老人以身份证作抵押,回家后取了钱再还上。

包先生告诉记者,现场买药的老人很多,有的花了10多万元。

到今年7月,两位老人还在吃这些药。

直到公安人员上门取证,他们才知道上当受骗,停止服药。 在这一案件中,公安部组织多地公安民警,最终打掉该犯罪团伙38个非法销售平台,查处200余家违法经销商,抓获涉案嫌疑人638名。 从加会员到免费体检全是套路,从药品到医学专家全是假的警方介绍,在本案中,从加会员到免费体检全是套路,从药品到医学专家全是假的。

套路一:加会员为了摸底。

诈骗团伙先招募保健品经销商,以加会员、上门看望等方式筛选诈骗对象,然后诱惑老人去旅游。

被带到基地免费旅游的都是四有一无老人有经济基础、有保健意识、有慢性病、有自主权,无子女反对的老人。

常州市公安局天宁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杨小清说:正因为有前期筛选,这一团伙诈骗成功率很高,到基地的老人多半会花巨资购买药品。

套路二:公益赞助实为诱饵。 旅游过程中,诈骗团伙成员会反复告诉老人,他们之所以能享受免费旅游、免费体检,领取各种礼物,都是所谓的爱心助老健康工程工作委员会等公益组织赞助的。

事实上,这些组织都是虚构的。 为提高活动可信度,诈骗分子还假借与之并无关联的于若木基金会的名义施骗。

套路三:陪伴旅游为套取病情。 旅游过程中,诈骗团伙往往安排工作人员专门陪同老人。 目的就是套取老人的病情。

犯罪嫌疑人穆某承认,体检其实是假的,数据、病情都是从老人那里套取来的。

套路四:免费体检为诈骗铺垫。 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大队长袁航介绍,给老人体检的仪器是网上买的,看起来很高端实际没任何作用。

陪伴旅游的工作人员会与医学专家提前沟通老人病情,好让其对症下药,虚构夸大病情,诱骗老人购买保健品。

套路五:医学专家都是假扮的。 穿着白大褂、挂着各种头衔的医学专家给老人讲课,灌输错误的养生知识,吹嘘保健品功效,为老人解读体检报告,接受咨询,开具药品。

犯罪嫌疑人卞某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卞某自称中国中医药科大学博士,事实上,他来自辽宁,初中毕业,曾在老家做婚庆主持。 卞某每月底薪3500元,每讲一场500元,约3天讲一场。 套路六:夸大保健品治疗功效。 假医学专家推荐的特供药或特效药品,其实无任何保健功能和疗效。 杨小清说:有的药打折后每瓶售价还高达400元,真实成本仅为10元至16元。 年销售额达10亿元,保健品会销诈骗走向公司化运作常州警方介绍,涉案的南京东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2011年成立,2016年下半年开始推行平台旅游会销模式。 2017年全年销售额高达10亿元。

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陈某夫妇。

陈某被抓获后,警方从其家中搜查扣押现金多达1300多万元,另外还查明20多套房产,冻结涉案资产近亿元。

东鼎公司总部下设人事、财务、采购等8个部门,实有员工500余名,主要销售国泰同康寿之宝5A口服免疫球蛋白覆膜365等三个品牌保健品。

这一团伙拥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在一些生态条件较好的旅游目的地的酒店、会馆以及度假村设立基地,然后通过展会,以极低的门槛向全国招商,筛选老人,以公益之名组织免费旅游,实施诈骗。 常州警方调查表明,该公司生产的所谓保健品或特供药,其实是其低价购买原料和包装,然后交由有保健品生产资质的企业灌装。

有关法律人士说,此案诈骗套路成熟,参与人数众多,实行公司化运营模式,表明保健品诈骗在不断升级。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陈士渠说,针对保健品诈骗高发趋势,公安机关将继续重拳出击,保持高压严打态势。